《生化危机8》里的宗教与神学隐喻—巴尔干半岛谜团

  北京时间5月7日,卡普空旗下招牌恐怖游戏大作《生化危机8:村庄》正式解禁。《生化危机8:村庄》延续了《生化危机7》的剧情,描述了主角伊森在游戏七代结尾结婚生子后的一系列故事。本作画质精美,战斗紧张多样,充满挑战性,是《生化危机》系列粉丝不可错过的一作。

  但笔者在游玩过程中注意到,《生化危机8:村庄》所展示给玩家的不仅仅是伊森闯关救女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作品展示的的宗教理念与游戏的创作背景本身就很耐人寻味,笔者在对游戏的人物、Boss、环境等游戏给出来的题材信息中发现,《生化危机8》可能包含了制作组庞大的野心,其中融合的世界观和参考的宗教十分值得考究。

一、地理环境

  本作《生化危机8:村庄》顾名思义,故事发生在东欧某国边境的一个小村庄里,从游戏中的货币【Lei】来看,无疑就是处在东欧的罗马尼亚。

  从官方建筑概念稿传递的信息可以了解到,风格为东欧中世纪典型农村平房(吸收立陶宛,克罗地亚风格),后面贵族的城堡则为哥特风加欧洲传统东正教教堂风格。东欧地区百分之80以上信奉东正教,所以本作宗教基调是以基督教为主基调加以其它宗教神话融合而成,这个放到后面再谈。

  游戏中有一处雕像很有意思,主角为一圣母模样的女性,左右为两小童,而正下方则是胸膛被利剑杀死的男子。值得注意这座雕像左右两旁的烛灯为山羊头形状,更诡异的是在游戏中会有山羊雕像收藏品,而游戏中还会有明显提示:“破坏山羊收藏品会遭到母神米兰达严厉惩罚”。

  前面说过东欧的主要宗教为东正教,而游戏中如此明显的暗示山羊这一元素,那么就不得不提以“倒五角山羊”为标志的撒旦教派,在基督教系(东正教、新教、天主教)里面,山羊是邪恶的化身,撒旦又是和基督教处在对立面的极恶之人。结合撒旦教活人祭祀传统和游戏中不断强调的“仪式”等说法,应该可以推测本作大反派母神米兰达可能就是撒旦元素的体现。

二、四大家族

  《生化危机8》里,母神米兰达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用真菌感染并控制了村落里四大家族的族长,并让他们为自己卖命。我们在游玩过程中发现,这四大家族与母神米兰达风格迥异,并且带有强烈的宗教神话象征,是脱离出母神即“撒旦-基督”体系的四种不同神学符号代表。

1.女伯爵蒂米特雷斯库

  在《生化危机8》发布首个试玩DEMO时,这位身材高大,皮肤惨白的女伯爵大姐姐引起了游戏圈不小的轰动。蒂米特雷斯库夫人又称吸血鬼夫人,服装设计为上世纪60年代偏哥特式风格礼服,原型为15世纪匈牙利臭名昭著的蛇蝎美人——伊丽莎白·巴托里夫人。

       

  民间传说伊丽莎白夫人嗜血成性,命令自己的女仆虐杀年轻女子,以供她每晚沐浴在年轻女性的血液之中以保持青春,这和《生化危机8》里面的吸血鬼夫人饮用男子鲜血相互照应。

   从游戏中吸血鬼夫人城堡里成堆的尸骨和骇人的刑具来看,手段和传说中的伊丽莎白夫人别无二致。且传说中伊丽莎白夫人建立的嗜血城堡与女伯爵和女儿们支配的城堡体系都是一个典型的母系社会,虽不同的是本作的女伯爵蒂米特雷斯库夫人只吸食男子的血液,但这也可认作是对于德古拉设定的反向致敬。

2.唐娜·贝内文托

  这位着装古怪,手持人偶的神秘女子也是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那多嘴且好动名为安吉的人偶。贝内文托这个名字让人不得不联系到著名的意大利女巫城市Benevento,所以唐娜的形象设计应该是借鉴了欧洲女巫的传统印象,但人偶的灵感也许是启发于伏都教(Voodoo也称巫毒教)和日本传统傀儡设计。

  有趣的是,女巫在15世纪深受天主教迫害,天主教大神们称她们为“撒旦的情人、妻子”“撒旦的信徒”,结合上文推测母神米兰达为撒旦元素体现,则剧情设计上唐娜·贝内文托侍奉米兰达也是情理之中的。

3.莫罗

  在游玩过程中初见莫罗时,还以为走到了《血源:诅咒》中的亚楠村落,佝偻的身材,扭曲的面庞,锃亮的披风,令人以为碰见了血源里的板砖哥。

  莫罗在后期变身最终形态时,那熟悉又令人作呕的形象更加印证了猜想,这不就是《血源:诅咒》里的大眼怪吗?是和血源一样具有浓烈克苏鲁风格的怪物,看来制作组无疑是借鉴了当前克苏鲁世界观游戏中的佼佼者《血源》,从而设计出莫罗这样一个扭曲的克氏风怪物。

  而莫罗水库里面的水怪设定也是极为贴合克苏鲁形象,令人联想到潜藏在水底神秘的古神。

4.海森伯格

  海森伯格的设定是一个狼人首领,同时也是一个技术宅,他的机械技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状态,颇有蒸汽朋克的意味。因为米兰达是西班牙大流感时期就存在的人物,所以我们推测海森伯格应该为蒸汽革命即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就存在了。

  巧合的是,吸血鬼与狼人的发源地正是游戏故事发生的地点——罗马尼亚,吸血鬼夫人和狼人海森伯格出现在村子里也就情理之中了,可以看出制作组很巧妙的将巴尔干半岛上的恐怖传说汇集到一起。

三、母神米兰达

  游戏中村庄的支配者米兰达是一个疯狂想要复活自己女儿Eve的病态人物。游戏中她的造型是全身乌鸦羽毛覆盖,后背浮雕金盘,酷似堕落天使(变身后类似撒旦教的经典化身形象),给人以不安又庄严的感受。

  在游戏中村民的相片和官方人偶剧中可以看出,母神米兰达在村民们心中是一个伟岸光辉的圣母玛利亚形象,这和实际可能是撒旦隐喻的米兰达大相径庭,为游戏增添了一丝讽刺意味。

  但米兰达这个反派人设构筑也有可能参考了古希腊神话中的人物。古堡大门上的浮雕可给我们提供一些思路,门上浮雕的图案是一个羊角翅膀恶魔正在吞噬孩童,酷似西班牙浪漫主义画派画家弗朗西斯科·戈雅所画的一幅作品(如下图)。

  画中描绘的是农神萨图尔努斯正在啃食自己的孩子,神话中,萨图尔努斯为了取得王位,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天空之神乌拉诺斯,乌拉诺斯临死之前诅咒萨图尔努斯,说“你也会被你的孩子杀死。”萨图尔努斯听后终日惶恐不安,将自己妻子刚生出的孩子一个个的吞噬掉,在他吃到第六个孩子时,他的妻子瑞亚忍无可忍,她将石头放在被窝里,把最后一个孩子送走,这个活下来的孩子名叫“宙斯”,他最终也是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成为了诸神之主。

  这个浮雕及其隐喻的罗马神话故事,点出了一个理念“旧王已死,新王当立”。这也是为什么游戏的中心是围绕着“仪式”来进行的,米兰达认为感染了霉菌的伊森和米亚生下的孩子是复活伊芙琳最好的容器,她通过某种手段重新“怀孕”生出伊芙琳或者以自己为代价复活女儿。这也是对农神食子故事的反向佐证,达到逆转结局的作用。

四、一些猜想

  这是官方在预告片中释放的一张截图,四大家族的家徽簇拥着中心,中心则是安布雷拉公司的经典标志,暗示四大家族侍奉的母神背后即是保护伞公司。

  通过前面对四大家族的分析,结合官方另一张图片也有一些新的解读,图中四支羽毛环绕,中心圈放置着一个扭曲的怪胎。四大家族分别代表狼人、吸血鬼、女巫、克苏鲁,已知母神米兰达为撒旦-基督体系的象征,那么这是否也意味着制作组的宗教偏向,即以基督教为主基调,其他神学以此基础而生,西方宗教罢黜百家,独尊基督(夹带私货)?或是四家不同的神学势力均臣服于母神(圣母),结果各教派杂交融汇,却诞生出一个四不像的扭曲怪胎?

  同时《生化危机8》的世界观和背后宗教隐喻非常复杂,如我们提到罗马神话,那联想到女伯爵的三女儿是否代表“命运三女神”?本作也出现了克苏鲁神话的踪迹,那么“仪式”“圣子”“黑山羊”等元素是否也代表着克苏鲁神话中外神——万物之母:莎布·尼古拉丝来暗比喻母神米兰达?

  最为精妙的是本作游戏的选址——罗马尼亚,克苏鲁神话中多次的提及、狼人与吸血鬼的发源地、世界第二大东正教教会、女巫为传统职业的国家,再加上拉丁文翻译“罗马人的国家”这个神奇的巴尔干半岛国家本身就充满着浓厚的宗教神话底蕴。

  三上真司主导的前几代生化危机大多为破败都市或废弃工厂荒岛背景,但随着制作人Peter Fabiano主导此系列之后,越来越多的加入了神学和宗教元素,从他的动作似乎可以看出《生化危机》新制作组的野心,重铸生化系列世界观宇宙,延申整个系列深度与思想性。也许我们可以从下一作《生化危机》的游戏地点就可以窥探游戏的基调风格。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